诗经小镇与洛克菲勒文化中心如何在这座城市不期而遇:加拿大28的

编辑:凯恩/2018-12-11 23:07

  “我可以告诉你,高低起伏的街道有多少级台阶,拱廊的弧形有多少度,屋顶上铺的是怎样的锌片;但是,这其实等于什么都没有告诉你。构成城市的不是这些,而是她的空间度量与历史事件之间的关系。”卡尔维诺写给城市“最后一首爱情诗”,在看不见的城市中“寻找非地狱的人和物,学会分别它们,使他们存在下去,赋予他们空间。”

  这是文学家的乡愁。这种共情甚广的“归属感”已然成为现代城市灵魂碎片和创新滥觞,即使有时最终目的是处于拉动经济增长的目的,城市历史在规划设计中的声音也越来越得到尊重和敬仰。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资深教授、中央文史馆员葛剑雄在10月13日于古都西安举办的“首届创新城市发展方式(西咸)国际论坛”中谈及文化在城市发展中的力量。他说,“一讲到文化建设,很多人想到的就是要搞几个标志性的建筑,把它作为城市或者地方的一张名片走向世界。但是我觉得这是本末倒置。”

  曾有建筑家评论,标志性建筑反映了“一种从穷国变成富国的心理需求”,通过堂皇的建筑来表达自信。当然也是一种在打造城市名片时省时而不费心思的惯常操作。在土地财政和粗放式的工业城市建设成为过去式的当下,便是边际效益递减的路径依赖。

  葛剑雄强调,“文化建设的根本的主要的目的,那就是要使我们这座城市,该地区所有的居民都得到文化的享受,都能够有利提高他们整体文化的素质,就给他们提供物质的和精神的需求。一句话,文化建设首先是本地本身,而不是作为一个橱窗,而不是作为一个商品。”

  人多地少,恪守明智化设计、精明增长的新加坡,已经亲身实践,将自己整体打造成为了一个经典的“城市橱窗”。

  新加坡规划大师刘太格在此次论坛中分享了新加坡用25年时间将城市变成“宜居、繁荣、进步”城市的经验。他特别提到,“中央商务区的地价非常昂贵,可是旁边有一些红屋顶是有历史建筑价值的,必须保留的建筑,我们最大程度把它保留了下来。这样做表面上是一种经济上的牺牲,其实不然,因为这种历史价值对人民的生活有好处,对旅游业的扩展也有很大的优势,对城市的特色也有巨大的优势。在做城市规划之前我们首先要做两件事,一个是保护自然环境,一个就是保护历史街区。每个城市都有它的‘紫禁城’。”

  因为是历史名城,对于新中央商务区的设计,刘太格提出“中国心,现代身”的原则,遵循中国的城市设计的特色。如建筑横向尺度比纵向大,他希望今后的建筑可以延续这样的特点。古时的长安是一个轴线的城市,最南边是周朝的遗迹,轴线由南向北,走向实属独特,并逐步发展成今天的中央商务区。这样的独特轴线已经成为时间空间的连接线。“世界上很多我们喜欢的城市都有轴线,比如北京、波士顿、巴塞罗那。规划好新轴线,就把大西安地区的独特历史身份具体表达出来了。这个轴线里面的土地使用,交通系统,城市绿化,步行机会,历史典故,时空实践都需要客观的、明智化的规划考量。”

  地处自古丰饶的八百里秦川,西咸新区在中国至少是唐朝以前,可称中华文化最集中、最有代表性、最先进的地区,也因此留下了无数的历史遗迹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成了丰富的地域文化和民俗文化。葛剑雄提醒,“这些遗产我们首先需要的是保护保存,而不是一味强调它的开发利用,或者把它仅仅作为旅游的资源或者文化产业的资源,因为这些资源是不可替代的,不可复制的,如果不注意保存很快就会消失,留下的最多只是一个遗址或者是一个假古董,所以保护、保存是第一位的。”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在对西咸新区进行调研后谈到,“西咸新区各种名人的陵墓,一点都没有动,都是由绿化作为保护带。同时在这个保护区有过去周朝的镐京,还有汉代时期的首府,以及其他重要的城市的再现与重新演绎,而地下这些文物都得到了有效的保护。西咸在创造一种历史文化延续和保护新的方式。”正如明确划分生态、生活和产业空间的做法已经过时,未来城市将在融合中发现更多活力与机遇。

  年初大火的《国家宝藏》用更符合新时代大众审美的方式成功激活了沉睡的历史,让人们看到更多文化产业的可能性,各地承载历史记忆的博物馆也逐渐鲜活生动起来。厚重的历史尘土堆积而成的西咸地区也聚集了如汉景帝阳陵博物馆、陕西茯茶文化博物馆、崇文国学馆等众多集展览与科教于一身的文化场所,腾讯分分彩漏洞。并利用数字技术及创新的力量让这些历史见证者重获灵性,加拿大28的qq群不再因“酒香也怕巷子深”而苦恼。

  经三年细致的考证研究,沣东新城将《诗经》与沣河文化渊源与价值充分挖掘后,“沣滨水镇·诗经里”特色小镇项目于2016年正式动工建设,不久前,也就是2018年国庆,小镇迎来它的周岁生日。据考证,《诗经》绝大部分源自沣河一带,其中仅“雅、颂”两大板块,能够确认作于沣河之畔西周京都丰镐的诗歌就有132首之多,占整部《诗经》的43%。诗经里小镇将生态文明建设与发展旅游文化完美融合,包含了“河流+公园+文化+小镇+产业+配套”,力图打造一座“特立独行”的高品质宜居文创小镇。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表示,“让人的生活更美好,这就是理想的城市。以人为本,它是宜居宜业宜创的形式。”

  “人类的有两个知识体系,一个是显性的知识,一个是沉默的知识,如今的创新轮动90%以上来自于沉默知识的碰撞,这些沉默知识的碰撞会创造新的价值,新的指示体系。所有的创新都基于此。”仇保兴说。在这个“人才即未来”的时代,毕业季愈演愈烈的抢人大战时刻提醒着城市管理者打造一个更加有魅力的创新城市。“一个城市生活美好不美好,是由它提供的公共品的数量和质量决定的。”

  如今文化建设也成为市民所需公共品的重要一部分。“首届创新城市发展方式(西咸)国际论坛”召开前夕,全球首个洛克菲勒文化中心落户西咸新区(美国本土以外),投资约100亿元,旨在打造洛克菲勒家族的国际文化创新中国中心,此外还将建设由北美高等教育协会授权的首家北美国际学校。

  “城市也认为自己是心思和机缘的产物,但是这两者都不足以支撑起那厚重的城墙。对于一座城市,你所喜欢的不在于七个或七十个奇景,而在于她对你提的问题所给予的答复。”卡尔维诺写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